丁乙之所以甘冒风险,亲自下去,是因为他已看出来,自己选的侦察兵,实在是太怂了一点。

只有鸟人的机甲,是和丁乙共享视野的。其他人的机甲上,并没有加装探测感应器。金角太莽撞,利爪和长尾,只是队伍里面的主战人员。蜥蜴是辅助兵种,所以只有自己出马。

回到坑边,丁乙收回两只昆虫傀儡,他把下面侦测的情况,和众人说了一下。

再次下到天坑六七百米的深度,邱一泓被安排坐进了丁乙的机甲傀儡里面,其他几个变异人,也都驾驶着机甲傀儡,跟着丁乙一起下来。

他们对着六七百米一处岩壁,展开了一轮不间断的轰炸,然后在轰炸形成的一个坑洞上,建构起一个工作台,剩下的工作就简单多了。

金角恢复了一部分实力,他向丁乙和邱一泓,展示了他的异能。他释放的不知名金色射线,不仅能软化金属,对岩石同样有效。他射出金色射线后,利爪上前施工,开始挖掘岩石。长尾负责清理挖掘下来的石头……

工程进展极快,小半天功夫,一个深度长达五十米,内径十米,高度达到三米的洞府,就已经初具规模。

丁乙再度横向的开挖了几个辅洞,这里是用来做粮食仓库、物质仓库、机甲仓库和几人的居室。

待整个洞府大体挖好,丁乙回到原先的驻地,将剩余的物资部运到了这个新的洞府,丁乙用修真秘法,将混有蜥蜴口水的土石,炼制成一个石门,封堵住洞口。

忙碌了一整天,总算是大功告成,众人看到眼前的成果,都非常满意。

这个洞府足够大,而且位于黄泉天坑的岩壁上,丁乙现在有了足够的自信。只要在这里安然度过一些时间,自己能够顺利进阶,成长,拥有足够的实力,到时候,就有了叫板道源的本钱。

邱一泓,基本上就是旁观者,他几乎什么事情都不做,只在一旁观看。不过老和尚对这些变异人很感兴趣。他早知道帝国用乡民做实验的事情。

校园美女黑白运动衫操场美拍

不要以为他是个佛门弟子,就会有很高的觉悟。作为一个帝国的修真者,他虽然对帝国的这种做法,很是不齿。认为这有违人伦,有干天和。但是一来,像他这种佛修,本来在帝国就没有市场。二则,在他的理解中,也只是把这当成,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行径,是道门追寻无上大道的一种手段而已。

本质上他还是帝国的一名修士。帝国修士的那种骄傲与自豪感,是深入每个帝国修士血脉里面的。不过丁乙的一番话,还是给了他一些启示。

修真科技,被帝国的上层带偏了,修真者和凡人,不应该是一种统治与被统治,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尤其是老和尚见识到了傀儡的种种运用之后,他的思想,现在也发生了一些位移。

住进了新的洞府,丁乙制定了严格的章程,这里毕竟是黄泉天坑,是世上最可怕的绝地之一。任何莽撞的行为,都可能会给整个团队,带来毁灭性的伤害。再则,黄泉天坑里面到底有什么,谁也说不上来,万一有什么‘脏东西’,如果因为他们的疏忽,而造成伤亡,这是丁乙无法原谅的。

丁乙和变异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虽然丁乙年纪不大,不过在这群人里面还是极有威信的。众人都不敢违背丁乙的命令。

忙碌了一整天,昨天晚上大家就没有睡觉,众人都异常疲惫。丁乙让变异人都去休息,他和邱一泓关闭洞府,守在洞口。

整个洞府,丁乙设置了三道闸门,现在只是放下了最外面的闸门。丁乙在洞外放了一只蜘蛛傀儡,作为夜间观测,和采集数据的实验工具。

有关黄泉天坑的传说有很多,日夜的情况大不相同。在夜晚,从黄泉天坑爬出恶鬼的传说,在忘川郡很有市场。丁乙看过的幻碟里面,就有一部以黄泉天坑为背景的恐怖片。

虽然鬼怪大都是人想象出来的,不过丁乙还是如临大敌,做了不少的防范措施。

这是丁乙在黄泉天坑,渡过的第一个夜晚,虽然他非常疲惫,但是他知道,自己责任重大,他可不想自己稀里糊涂的,在这里被枉送了性命。何况他还有几位同伴,都是信任他,相信他愿意和他共进退的伙伴。

老禅师没有这么紧张,他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要他睡觉,他能很快就鼾声如雷,进入梦乡,让他陪同守夜,他也能很好的扮演,一个合适的清客,与丁乙热络的交谈。

两人都是有故事的人,他们就算一连讲个几天几夜,都不带重样的。一夜倾谈,大家都加深了彼此的了解。丁乙对禅宗有了一些认识,邱一泓也从丁乙那里,对修真科技的展望,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一夜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没有出现任何的状况。丁乙心里有些高兴,琢磨着已经到了白天,太阳也已经升起

了,丁乙升起了石门。

不过正当丁乙以为一切都安好的时候,丁乙查看了昨夜放在洞府外的蜘蛛傀儡,原本还有些轻松的心情,看到八支测试杆,有两只已经变色,甚至是达到最高级的乌黑色,丁乙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这是剧毒的标识!而且是神经性剧毒,和血液性剧毒!黄泉天坑,名不虚传,不愧是天底下有名的绝地。

一觉睡醒过来的变异人,听到丁乙的解释,一个个也都惶恐起来。

丁乙继续检查其他几只探杆,还好,这剧毒没有腐蚀性和放射性,不会针对神识,而且毒素对灵石作用不大,傀儡蜘蛛活动自如,并没有遭受毒物的破坏。

丁乙表情凝重对众人道:“现在你们知道黄泉天坑的厉害了吧,以后,所有人在夜里,都不准出门。此外,白天不允许任何人到洞府下面去。”

和众人约法三章,再次强调了一遍纪律。丁乙这才回到自己的洞穴休息。这两天他累坏了。

等他睡醒之后,看到众人都在洞府里面学习傀儡术,就连老和尚也一起跟他们学习,丁乙总算有些欣慰。

“丁乙,看来你的准备也不充分啊!”老禅师指着物品仓库,正色对丁乙说道。

丁乙把手一摊,有些无奈道:“这些东西,大部分是鹿源师兄送给我的,我自己的东西更少,除了在岩凯监狱收获了不少木灵石,利爪他们发现一个浮石矿。木灵石和浮石,这两样东西不缺,其他的东西都非常匮乏。为了炼制这几具机甲,我又用掉了不少材料。只剩下这些材料,也是情非得已。要知道到忘川郡,没有身份令牌,连城门都进不了。就算是想置购一些装备,买一些材料也没有办法。”

老禅师道:“这样可不行!”

他举起一件半成品的‘小和尚’,对丁乙道:“你看这没有手脚的‘小和尚’,还是和尚么?”

丁乙笑嘻嘻的望着老和尚,他知道老和尚肯定是话有所指。

果然,就听到老和尚道:“你进不了城,不代表老衲进不了城,少不得,老衲要到忘川郡各个城池走上一遭,化缘去,求各位施主布施,丁乙你去不去?”

丁乙知道所谓化缘,只不过是个托辞,实际上是做鸡鸣狗盗之事。想不到受人尊敬的老禅师,还是一个‘贼和尚’。

不过话说回来,老禅师的神通,还真的比较适合去做贼,不论是铜墙铁壁,还是阵法杀阵,这老和尚几乎都能毫发无伤的进出,当然这也和老和尚一身通玄的实力有关。毕竟人家是元级高手,而且还是元级中阶的顶尖高手。

去城里,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而且和这样一位顶尖高手结伴同行,安上也有保证。虽然老禅师的武力值无限接近于零,但是他们又不是去打架,而且丁乙本来就是一个低调的人,不爱惹事。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几个变异人听到他们要去城里,都有些心动,他们中的两位,打生下来,就没去过城市,他们对城市,更是有着无限的憧憬和想象。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怪模怪样的,不能跟着去。

丁乙手头有一具,容积有一百立方的反重力背包,此外丁乙手上还有五枚储物手环,里面装的都是各种灵石和修真材料,这次部都腾空出来。

不过,现在已经是下午四五点种了,不是出去的好时机,一切都要等到明天再说。

到了夜里,丁乙早早的关闭洞府,他仔细盘算了一下明天要‘购置’的材料,结果东西是越算越多,到了最后,丁乙干脆不去做统计了,反正有老和尚在,忘川郡的几个城市,就像他们自家的库府一般,需要的时候,去‘拿’就是了。

想通这件事,丁乙如释重负,美美的去休息去了。

第二天,丁乙让利爪他们对原来的物品库房,进行了重新增扩,一共又增加了三个大的洞穴仓库,一直忙到下午三、四点钟,丁乙这才和老禅师一道,出了黄泉天坑,向城市走去。

毕竟在大白天,穿墙而入,有些骇人。要是被其他人撞见,总是不好。夜里行事,总是会方便些。

离黄泉天坑最近的城市,是利川市。不过丁乙他们没有选择在这里下手,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兔子不吃窝边草’。

邱一泓虽然是个禅修,不过他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只要他自己不跟别人说起,谁都不会知道,他是一名僧侣。丁乙还是带上他的幻灵面具。以防万一,丁乙还带上了他的十只傀儡军团。

除此之外,两人身上清洁溜溜,连一块铜板都没有,所有东西都留在了洞府里面。

城外的人不多,忘川郡本来人口就不多,再加上黄泉天坑的存在,傍晚,在外面晃荡的人,就更少了。尤其是最近,岩凯城监狱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暴狱事件,不少逃犯都选择了往北方逃窜,

这让一向治安非常好的忘川郡,也不得不加强了戒备。忘川郡的好几个门派,这几天都下达了门派任务,沿路盘查过往的行人,侦搜一切可疑的人员,这出入城池的人,就更少了。

老禅师有神通,他们在外面游荡,少不得会被人发现,可是无论对方采取何种方式,就是近不了他们身边。

这是咫尺天涯的神通,属于空间资质的高阶法术。老和尚这一手绝活,让丁乙艳羡不已。他也有空间资质,不过估计他的资质,连羽级的门槛都没达到。

此外缩地成寸,这个神通也非常好用,三、四千平方公里的忘川郡。老和尚带着丁乙一路溜达,一两个时辰,就把忘川郡五个城市的周遭转了一个遍。

老禅师这一手,让丁乙佩服得五体投地,丁乙趁机向老禅师请教。邱一泓倒也没有藏拙,也借着这次出门的机会,指点了丁乙一番。

这世上的大宗师,部加起来不过万把人。神武帝国至少占了六七成,不过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大宗师,都是元级初阶的修为。元级中阶的,普天之下不到三、四十人,至于元级高阶的,丁乙已知的只有国师道源、大祭司辉和血神于超三人。

虽然不是说级别越高,就越厉害,一名仅仅只是灵级的毒师,偷袭干掉一个普通的大宗师,其实一点都不难。职业杀手也比那些很少经历阵仗的高阶修士厉害得多。比斗一般都是相同资质的修士之间较量,比的更多是技艺,纯粹的击技比赛,一般都是专业选手参加。像邱一泓这样的,元级中阶高手,本来就是修真界的奇葩。

老禅师武力明明是个渣渣,但是在整个岩凯监狱,犯人们没有一个不钦佩他的。众人佩服他的,不是他的战斗力,而是他学究天人,智深似海的学识和见的。

发现老和尚和丁乙的修士,试探了几次,都无法接近他们,这才知道,对方是这世间的大能修士。而且他们看到老禅师和丁乙举止从容,身上的衣服虽然并不华美,但是干净整洁。气度非凡,不像那些从监狱脱逃的罪犯,暴戾凶狠。这些门派修士,都选择性忽略掉了他们的存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丁乙,你想去那个城市?”邱一泓问道。

丁乙心中早有盘算,他道:“浮石与符石,浮石我们已经有了,这符石,却还半块也无。天府市有大符、天宝二镇,都是凭借符石闻名海内外的,我们先去天府市。”

邱一泓点了点头,带着丁乙往天府市行去。到了天府市城外,他们没有走城门,而是直直的向城墙走去。本来这城墙上遍布各种阵法、机关,按说只要有人靠近,就会发出警报,可是老禅师神通广大,他带着丁乙,施施然的径直穿墙过去,这些阵法机关一点反应都没有。

足足五米厚的城墙,仿佛只是一层略带粘性的薄膜,两人毫不费力的就穿越了过去。

内墙,不远处一人正在墙边随地小便。根本没注意从墙里走出两个人来。

丁乙大喝一声:“这里不准大小便!”那个随地便溺的平民,吓得浑身一哆嗦,尿都缩了回去。待看到,是两个修真者模样的修士,连忙仓皇逃走。

丁乙和邱一泓,哈哈大笑起来。

“小乙,你还真是淘气,这人回家后,少不得要被老婆骂,尿都弄到了裤子上了。”

“在城里,我称呼您做洪兄,您叫我小吴,大家还是小心点好。”丁乙建议道。

“那么小吴,我们现在该做什么?”老禅师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丁乙道:“现在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我们先去大街上转转,按照窃贼们的说法,这叫踩点。洪兄,我们先去逛逛天府市的夜市吧。”

邱一泓笑着点了点头,跟着丁乙,从城墙这边走到屋宇遍布的生活区,再走街串巷,四处溜达开来。

这是暌违已久的感觉,和集云城一样的夜景,一样的繁华喧嚣……

莹辉石照明的街灯,幻师布置的霓虹灯……这一切,都让丁乙心醉神迷,仿佛又回到了故里。这种感觉一出现 ,对老家的思恋,就如洪水泛滥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好一阵子,丁乙才将这股思乡之情平复下来。

“小吴,你想家了。”老禅师眼睛虽然没有看丁乙,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丁乙浓浓的游子情。

“让洪兄见笑了,对了洪兄,你老家是哪里?”丁乙问道。

“我是天元大陆,燕州郡,鸿鹄市,九堡里,巡司巷人。十岁踏上修真路,两百五十三载,都没有回去故里了。”老禅师不胜唏嘘。

“您是世家,还是平民出身?”丁乙问道。

“算是破败的世家吧,时间过得太久了,物是人非,也不知道现在老家还有没有邱氏一族。”

老禅师追忆道。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