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军队要进行稍息立正这种看似没有任何用的训练,有这个时间去打两梭子子弹,锻炼一下枪法不好么?

对于军队来讲,一个两个的兵王并不能解决问题,那么执行力极强的战士就成了关键因素,往往那些优秀的个体并不喜欢听从命令,对于叶凡来说,他要的就是这些下级战士统一听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叶凡还是低估了这些下级战士的所谓“贵族自尊心”,即使叶凡斩杀了棕熊,消灭了魔鬼蛙,可在他们眼里,对方依旧没有取得战士的称号,不会受到他们的尊敬。

“你就让我们练习这个么?简直是浪费时间!”

“没错!我宁可多挥舞几下石矛!”

“尊贵的战士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叶凡也有些坐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手下的人恐怕直接散伙,“有谁不服,现在就站出来,能打赢我,就证明你们不需要训练!否则就听我的话!”

看着眼前的一众下级战士没人出列,叶凡再次说道:“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是懦夫孬种!这样咱们换个方法,只要谁能答应我,立刻升为中级战士!”

这样的诱惑令下级战士们立刻兴奋起来,对待他们来讲,地瓜这种粮食的诱惑也没有成为中级战士重要。

很快就有三名下级战士代表走出了队列,“我们挑战你!最好小心点,不要被我们误杀掉!”

“尽管放马过来,没事!”叶凡挑衅地勾了勾手指,三名手持石矛的下级战士已经攻了过来,这三人配合的很好,一人刺向叶凡的颈部,一人刺向腹部,另一名则对准了小叶凡。

“艹!没想到你们尊卢人也是大大滴坏,还冲人家小弟使劲?”叶凡面对三人的攻击,选择了直接抵挡,他手里的消防斧猛地一砸,便将刺向小叶凡的石矛砸的破碎开来,而刺向其腹部的石矛则被他顺势抽入腋窝下,随后轻舒猿臂将其举起;至于刺向颈部的攻击,叶凡躲开后,利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石矛。

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

“都给我滚!”叶凡愤怒地将剩下两人的石矛掰断,这样的个人能力让所有下级战士都觉得胆战心惊,至少那些传闻很有可能是真的!尤其是叶凡打赢古晨这个用矛高手的事情!

“不错啊!叶凡!现在都能打三个下级战士了?”古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场地旁,他鼓着掌,似乎叶凡刚才的几招很是不错,“不过我能打十个!你这样的训练方法一点用都没有!”

“古晨,我要怎么训练我的人,不需要跟你解释吧!”叶凡心中有些气恼,都他吗什么时候了,古晨还有心思过来干扰他训练,真是不知好歹!

“我不打扰你训练,不过我呢,也是一时手痒!”古晨一脚提起石矛,随后双手握矛指向叶凡,“咱们打一场,也算是给这些小子们助助兴!赢了我帮你一起训练,输了你就给我的部队100斤地瓜,怎么样?”

“呵呵,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叶凡还纳闷古晨就算再脑瘫也不至于过来捅咕自己啊,现在才发现这厮粗中有细,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地瓜,毕竟他种植的地瓜是给平民享用,并没有交给所谓的战士阶层。

“你就说敢不敢跟我赌吧!”古晨被叶凡戳穿了心事,有些脸红,毕竟魔鬼蛙虽然被消灭,但是领地里的猎物依旧不多,他的人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100斤地瓜可是救命稻草。

“没问题,咱们就来比划比划!”

麓神殿内,叫花子已经不止打倒了多少人,周围都是倒在地上的学徒,她气喘吁吁,这已经是第三天,她一直没有对这些人痛下杀手,只是将她们打晕,毕竟双方没有深仇大恨,何必弄死对方呢?

“没想到你现在既然这么厉害了,虽然瘦了不少的伤,但总归是活了下来。”独眼老妪走到叫花子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回家吧!第三天已经结束了,我宣布你有资格成为麓神卫!”

“嘭!”

叫花子一脚踹向独眼老妪,这一脚令后者猝不及防,被踢倒在地,而下一秒叫花子手里的银月已经抵在了对方的咽喉之上,“我知道你就是前面侍者!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别来惹我!”

莫名其妙成为了麓神卫学徒的眼中钉肉中刺,已经让叫花子很不爽了,直到现在,她都是在克制着自己的杀意!

独眼老妪苦笑着说道:“你怎么可能看穿我的伪装,我的伪装已经是天衣无缝了啊!”

“气质,你没有婆婆那种杀人于无形的气质,如果是婆婆想要杀我,不会暴露一丝杀气,而你身上的破绽明显太多了!”叫花子将前面侍者压在身下,“这次我放过你!三天也已经结束了!”

叫花子起身离开,三天期限已经到了,她将银月放在怀中,着急地向麓神殿外走去,这些天紫琪和瑶都想要看望她,却都被她拒绝。

叫花子现在想念柳梦雪做的饭;王雯帮她扎的鞭子;夏箐帮助她做的康复训练;紫琪和瑶对她讲过的麓神故事,与这些姐姐们见过面后,她就要再次出去执行任务,顺便打听叶凡哥的下落。

麓神殿的大门口,阿玉已经站在那里等待着叫花子,“小花!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已经成功通知了你的家人!她们都知道你在执行任务了,嘱托你早点回去呢!小花,你真是太厉害了,恭喜你!”

叫花子看着阿玉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谢谢你,阿玉!正因为你能去帮我通知姐姐们,我才能安心应对其他人的追杀!”

阿玉和叫花子两人来了个拥抱,但叫花子此时却觉得腹部一疼,已经有鲜血流出,而阿玉脸上有已经露出了奸计得逞的表情,“小花,既然我帮助你报信,那你也将命交给我当做报酬吧!”

“阿玉为什么!麓神卫的学徒里,只有你一直跟我训练,从来没有看不起我!我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你要杀我!”对于叫花子来讲,腹部的疼痛远没有心里的疼让人难受。

阿玉脸上满是戏谑之色,“你真的以为我愿意和你这种外乡人成为朋友?我只是发现你特别受婆婆的偏爱,接触你,那个老婆子也会多看我一眼!指点一下我的修行!没想到她既然连银月交给了呢这个外乡人!”

“看来我获取你的友谊还是争取的选择!千面侍者,这个人真的有么?其实不过是我编出来的人而已,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还信了!小花,我告诉你!表面上的伪装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心灵上的伪装!”

“我很讨厌你!凭什么你一个后来的能够得到婆婆的赏识;凭什么你能拿到银月,而我却只能用破旧的木制武器!凭什么我要接受你这种人的统领!”

听着阿玉宣泄着心中的不满,叫花子心如死灰,她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除了姐姐们以外,其他云图人根本不值得相信!

阿玉曾经陪着自己一起被其他学徒欺负,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也只是她的伪装罢了,现在离开阿玉才是真正的千面侍者,她用最真的一面进行伪装,成功骗了叫花子。

“小花,好好躺下吧,睡一觉不会太长!你的银月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你休想!”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