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练塔第十七层!

易阡陌的身体微微颤动,这是他受过的最严重的伤势,以至于他的肉身中强大的恢复能力,已经接近于崩溃。

如果不是有丹药在辅助,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第十七层,更别说去闯第十八层了!

但即便是玲珑丹这种丹药,那也是有极限的,这毕竟只是二品的玲珑丹,不是三品和四品,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一半。

但他的身体依然没有恢复完,仅仅只是将他接近崩溃的恢复能力恢复了!

好在剩下的一半时间,在丹药和自愈能力下,是可以恢复到巅峰的,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必须得面对十八层的傀儡,否则他是无法离开试练塔的,从盟主试炼开始,他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通过,要么死!

“第十七层的傀儡,即便有老白相助,对方的剑无法刺入我的身体,但那股反震而来的力量,却也差点让我身死!”

易阡陌说道,“我肉身的极限已经到了,如果没有老白的相助,我必死无疑,而第八层的傀儡,比第七层强大了半成!”

别看只有半成的实力,这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易阡陌已经是在极限状态中,无法爆发出更强大的实力,多增加一成,他肉身崩溃的就越快。

“第十八层,只能拼一把!”

易阡陌苦笑道,“而且,必须得是挡住了傀儡的第一波攻击,防守反击!”

清纯写真美女媛媛高清图片合集

如果面对的对手,不是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傀儡,换做一个比他强大八成半的修士,他都有办法去击杀对手,甚至不会陷入如此困境当中。

但对手跟他的出招方式一样,实力还强过自己八成半,唯一的缺陷就是,对手不知道自己身上老白,可以挡住他的剑,这也是易阡陌能够连破前面八层的缘故。

“任重道远啊!”

剩下的一半时间很快过去,易阡陌打起了精神,随着那个声音出现,他踏入了第十八层的武道台!

在他对面的傀儡。浑身燃烧着火焰,如同火神降临,四灵力相生,再加上风助火势,以及大易剑诀的剑势。

光是那股威压,都让易阡陌感觉到浑身不适,这就是一尊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神明!

然而,让易阡陌惊讶的是,第十八层的傀儡,并没有化龙攻击,他面对易阡陌直接出剑!

“锵!”

这一剑速度快的易阡陌反应不及,只能格挡,但那剑气却丝毫不弱,剑上传来的力量,直接将他附着于却邪中的恐怖的灵力,瞬间击溃!

“锵锵锵……”

剑的影子将他完覆盖,风火怒嚎,那不是影子,每一剑都是真实的,只是快的让人以为这是影子!

易阡陌只感觉虎口撕裂一般的疼痛,血流不止,剑丸转化的剑气,竟然被逼的无法从体内释放出来,更不用说附着于剑上!

“不好!”

一瞬间心神失守,他的速度稍稍慢了一拍,便出现了一个破绽,傀儡的剑顺着空隙,朝他的心脏刺了过来!

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剑刺过来,却根本无力阻挡,只因为他的速度太慢,慢的在对手面前,处处都是破绽!

此刻,他终于体会到,那些面对他时无力反击的对手们的窒息感,而他现在就在经历着这一切!

第十八层的傀儡,会跟他打消耗战,这是他此前没有意料到的!

“嗤嗤!”

剑刺入皮肤不到一寸,便被老白衔住了,他的身体不断的退后,将剑势卸去,而当他的脚落在地上时,像是被一块巨石撞击,根本无法停止,不断的滑步!

眼看着就要脱离武道台,就在这时,易阡陌手中的剑终于刺了出去,正对准的便是十八层傀儡的心脏!

压抑的剑气,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朝着傀儡刺去!

“锵!”

但这必杀的一剑,却被傀儡轻松的格挡下来,而后傀儡一丝机会都没有给他,退了三丈,跟他拉开了距离!

而他这一剑,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了棉花上,完没有着力点,剑气与剑势,都消失!

易阡陌瞪大了眼睛,可就在这时,那种窒息的感觉再次出现,他立即闪避过来,与这傀儡调换了位置,可那剑就像是一条毒蛇,追随着他!

只要他稍稍一停滞,便会被刺中!

“准备好!”

易阡陌干脆的停了下来!

剑顺势刺入了他的皮肤,被老白衔住,可这一次傀儡却立即抽回了剑,在同一时间再次刺出,速度快的易阡陌,连挥剑的动作都无法做出!

“嗤嗤嗤……”

只是一瞬间,这剑便在他的身上,扎了数百下,几乎每一剑都是致命,但都被老白衔住。

易阡陌虽没有金钟罩,但老白却像是一个金钟罩一般,将对方的剑,部都挡了下来!

数百剑的刺杀,每一剑都透着狂涌而出的剑气,即便是老白,也有些疲惫。

易阡陌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便会剑气耗尽,死在这里,而对方是没有消耗的!

也就在这空隙的瞬间,易阡陌四灵根相生,身上的剑气,在体内大小周天,以及那开启的星辰经脉中,走了一圈,自剑中再次涌出!

他身化白龙,趁着这傀儡退后的瞬间,刺了出去,而傀儡面对这一剑,根本没有畏惧,同样是凝聚剑势,化作一条巨大的火龙,朝着白龙刺了过来!

他的速度,足足快了易阡陌一倍,明明是易阡陌先凝聚出的剑势,但对方的火龙的火势,却比他的剑势,还要凶猛!

“锵”

却邪的剑尖与傀儡的剑,刺在了一起,庞大的力量涌出,易阡陌只感觉自己身上的灵力,在一瞬间溃散!

他身上凝聚出的实相,也在刹那间崩溃,这是绝对的力量碾压,更恐怖的是,易阡陌五脏六腑如同撕裂,骨头发出“咔咔”的脆响!

他的骨头,被震碎了!

那剑顺着他的身体刺了过来,再次被老白衔住,却在巨力之下,朝武道台外滑去。;“嗤!”

易阡陌只感觉脚下一空,他的身体朝武道台之外落下,也就在同时,那傀儡潇洒准备收回剑去!

可是,他无论怎么用力,老白却死死的衔住了那把剑,在这巨大的惯性之下,腾空的傀儡,根本无处借力,在老白的拽动下,与易阡陌一同,坠落了武道台下!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