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猛走到了苏然的桌子前。

“思颖,猴子是我的人,你这样做可不够意思了。好好的一个集体活动,怎么搞成这样了,粗俗,不文明。”张猛掰掰手指,手指关节啪啪作响,一屁股坐在了苏然的课桌上,对着韩思颖平淡的说道。

课桌发出了嘎吱一声脆响,仿佛快要散架似的。

“滚。”韩思颖手巧无比,手指不经意的滑动着圆规,渐渐的圆规竟然开始在她那纤细地手指上旋转了起来,并且越转越快。同学们都紧紧盯着那高速旋转的圆规,都吓得脸色煞白,仿佛那圆规随时可能成为离弦之箭,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射到自己的头上。

“思颖,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咱俩父辈可是生死战友的关系,咱俩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滚。”

“不要这么绝情好吧,你小时候老是跟在我屁股后面,都是我一直在照顾着你!”

“滚。”

“你!气死我了,这残废有什么好,瞧他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半只脚都要踏入棺——”

“嗖!”一道亮光闪过,张猛那紧贴着脖子的衣领被圆规尖给扎了个穿透,去势不减,直挺挺地钉在了墙上。

“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韩思颖手指上再次旋转起了一副圆规,就这么淡漠地盯着张猛。

小护士mm粉嫩装扮唯美写真

张猛打了个冷战,人家是要钱,她这是真要命啊!他干咳一声,强打起精神,颤声对韩思颖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意,只要有任何一个男人接近你,我都会发了疯似的难受,你明白吗?”

“滚。”

张猛一看韩思颖那里油盐不进,扭头就咬牙切齿的看向了苏然。

“苏残废,我忍你很久了,她的手机也是你能随便拿的吗?别叨叨,是男人就少废话,中午的足球赛,你参加是不参加,痛快给个话!”张猛将火部都撒在了正呆坐着的苏然身上。

苏然哭笑不得,原来如此,借个手机都能借出事来,漂亮女人啊,果真祸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林雨静这时候不干了,边用力地推着斜坐着的张猛,边气呼呼地道:“这课桌不是你坐的,脏死了,起开起开!”

张猛一个不注意,被林雨静推了一个踞趔,恼羞成怒的张猛单手将其推到在地,怒吼了一声:“死胖子闪一边去!”

见林雨静被推倒,苏然气得浑身发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右拳握得死死的,双眼第一次瞪得滚圆,咬着牙对着混不在意的张猛说道:“不就是足球赛吗?我参加!姓张的,你最好在足球场上弄死我,弄不死我以后有你好看!但这有一个前提,现在、马上向林雨静鞠躬道歉!”

“鞠躬?”张猛嗤笑一声,一手握着肩膀,另一只胳膊抡了抡,不屑地对苏然说道:“死残废,老子过来邀请你是你的荣幸!你不去?老子擒着你过去!”

一听到苏然竟然为了她要参加足球赛,林雨静也顾不得身上的酸痛,站起身就拉住了被气得浑身发抖的苏然,轻声对苏然说:“傻子,你去足球赛明摆着就是他们虐你!你这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事的,别被激将了!”

苏然先是平稳了一下心态,长呼一口气,拍了拍林雨静的胳膊,平静地看着嚣张的肌肉男张猛:“鞠躬道歉。”

“给脸不要脸,鞠你麻痹!”张猛如同一个野兽,抡起胳膊一巴掌就扇向了眼前的苏然。

然而。

“嗖!”

“哎呦我艹!”张猛的手立马缩了回去,捂着手掌嗷嗷叫着。

一副亮闪闪地圆规针尖直直的插在了张猛伸出的手心上,鲜血立马流了下来。

韩思颖漠视着张猛那大块头弓着身子捂着伤口,纤细地手指上再次旋转起了一副圆规,圆规的针尖上似乎散发着一股令人胆寒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思颖你……”张猛疼痛之余看向了圆规的主人,韩思颖。他眼中透着大大的不可置信,他总是觉得凭着他们的关系,韩思颖只是吓吓他,并不会动真格的。

“鞠躬道歉,滚。”

张猛看着从始至终没有一丝表情地韩思颖,恨恨地紧咬牙关。半晌,终于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弯腰对着林雨静说了声:“对不起!”

“蚊子声都比你的大!哼!”林雨静显然也不是小心眼的主,摆摆手便不再理会,视线再也没有离开苏然,怕他气坏了身体。

“苏小子,歉我也道了,中午的足球赛可是定好了!那我就静等您的大驾了!我呸~”满头冷汗地张猛把罪过怪到了苏然的头上,只要韩思颖越是关心他,张猛就越生气,恨不得当场就将苏然给撕了!这可是思颖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而伤了他,还是一个残废!

“还不滚!”韩思颖柳眉直竖,满面含煞地对着张猛喝道。

“走走走,这就走,思颖别老是板着脸,笑一个~”张猛对着韩思颖立马强展笑颜,但随着阵阵的钻心疼痛让张猛脸上的笑容都变了形。

看着张猛紧捂着手大步走了回去,林雨静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她转头对着韩思颖感激道:“思颖姐,谢谢你!”

韩思颖优雅地坐下,手指上的圆规早已乖巧地停留在其手中,她不在意的点点头,便把玩起了手里的圆规。

“王麻子,赶紧把墙上的圆规拔出来还给思颖姐!”韩思颖的同桌刘伊娜这个时候顺过气来了,大大咧咧地安排起了王大壮。

王大壮也是懂行情地主,他屁颠屁颠地用力拔出了墙上的圆规,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尘土,小跑过来双手递给了冷若冰霜地韩思颖。

“韩同学,你的圆规不小心掉了,我给你捡起来了。”

“哈、哈,给你放桌上,我这就回去。”看着韩思颖没有理他的意思,王大壮识趣地放下圆规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圆规针尖,扎人也太疼了!

刘伊娜扭头朝着韩思颖欲言又止,她现在就好像一个好奇宝宝,好奇心都快要爆炸了,问题不问出来会把她给憋死。

“哎,女神,你哪来的这么多圆规?”

“多嘴。”

……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