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师李家,与太傅沈家,同为大晋顶级豪门,也是数百年的世家传承。

底蕴之深厚,绝非寻常名门望族可比。

陆川深深看了李铭一眼。

这个不显山不露水,温文尔雅的青年,可未表里如一啊!

旁人或许不知道,亦或看透不说破,但陆川之前却真切感受到,来自此人身上的一股恶意。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让他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毕竟,李家与沈家一样,极可能存在先天宗师,这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保不定,就有什么特殊手段,绝对不能小觑。

就在陆川脑海中转过诸多念头之时,众人也不好无动于衷,纷纷慷慨解囊。

主台前,很快就汇聚了十数件难得一见的宝物。

其中最珍贵的,当然要数朱胜男早有准备的三件顶级珍宝,其余也不差太多,都是对四五品武者有着极大功效的宝物。

“姐姐真是好大手笔,如此多的宝物,即便是演武院此届考核第一的奖励,也不遑多让了!”

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

杨秀娥妙目中满是崇拜,就差扑进朱胜男怀里了。

陆川面上古怪之色一闪而逝。

莫非……

“就你这丫头会说话!”

朱胜男旁若无人般,再次刮了刮杨秀娥的琼鼻,笑道,“想必大家也听说了,这届演武院招生考核,与以往有所不同,考核第一名的奖励,即便是我,也很动心呢!”

“确实有所耳闻,只是不知详情,还请郡主解惑!”

李铭啪的合拢折扇,颇感兴趣道。

众人闻言,纷纷侧目。

“我也是道听途说,当不得真,不过,大家既然想听,我就说一嘴,若是说错了,与事实不符,希望大家不要见笑!”

朱胜男略一沉吟道。

“不敢!”

“郡主尽管说来便是!”

“今天之事,只在宴会,其余当不得真!”

众人纷纷道。

“呵呵!”

朱胜男抿了口酒,淡淡道,“这其一嘛,据说老院长出关了,按照往年的惯例,若是能入得他老人家的法眼,说不定能得几句指点也说不定。”

“嘶!”

闻听此言,众人倒抽一口凉气,更多却是瞳孔一缩,面露惊色。

陆川眯眼打量众人,瞬间将所有表情变化尽数收入眼底,最后扫了眼韩氏兄妹。

两人一脸茫然,似乎没听明白。

过几息,韩擒虎才似乎回过神来,默默垂首思量。

“看来,韩家久离上京城这大晋权力中心,即便在上京城留有耳目,却也未必能面面俱到!”

陆川做出判断。

想想也是,毕竟鞭长莫及。

而其余之人,都是土生土长的上京城权贵子弟,虽然这个圈子看似融洽,实则与韩家兄妹泾渭分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即便是在这个圈子内部,同样有着各自的小圈子。

但真正让陆川在意,并且记住的是,朱胜男口中,出关的老院长!

能让在座的权贵子弟,有如此失态,甚至就连李铭,都为之震惊的存在,多半已经超出了一品绝顶的范畴。

“莫非真是一尊传说中的先天宗师?”

陆川沉默思量。

“如果我没记错,老院长上次出关,已经是十五年前了吧!”

李铭道。

“不错,那次他老人家出关,教出了名震天下的流水剑客!”

朱胜男说到这里,目光微微游移,接着笑道,“不知道,这次哪位才俊,有幸能得到他老人家的指点。”

“不错,单此一事,即便是我都动心了!”

李铭叹道。

“嗯?”

陆川剑眉微微一挑,不知是否错觉,朱胜男说到那流水剑客时,似乎看了沈月茹一眼。

但朱胜男乃是二品高手,即便是他,也不能毫不掩饰的盯着,却也因此没有看清。

或许是他太敏感,可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毕竟,沈月茹充其量就是沈家的外孙女,不仅隔着两辈儿,还是嫁出去的姑娘所出,怎么看都不够资格,列席这等场合。

尤其是,还能得朱胜男这位郡主另眼相看。

正寻思之际,朱胜男又开口了。

“这其二嘛,想来大家应该还是有所耳闻!”

朱胜男先卖了一个关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在坐之人一眼,甚至在陆川身上停留片刻道,“这件事还是与老院长有关,据说那株甲子才开花结实的九叶并蒂莲,这个月就要坐果了。

按照早年惯例,如果不出意外,考核奖励之中,多半会有一颗莲实。”

“当真?”

此言一出,登时便有人坐不住了,注意到自己失态后,赶忙告罪,“还望郡主恕罪,在下一时……”

“无妨!”

朱胜男摆摆手,淡笑道,“这莲实对我而言,虽然只是拓展经脉,洗涤内气,但对于任何三品或三品以下武者而言,却是不可多得的至宝。

尤其是四品武者,有此莲实在手,几乎可以说,半只脚踏入了三品。”

“九叶并蒂莲!”

陆川目光闪烁,将这个名字牢牢记住。

不管什么品阶的宝物,一旦上了年头,品质定然会有所提升。

更遑论,是六十年才开花结果的九叶并蒂莲!

难怪,那人会坐不住。

毕竟,突破三品,可并非易事。

即便是用的内练之法,说是水到渠成,可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而若有合适的宝物辅助,不仅能极大缩短这个过程,甚至能弥补一些缺憾,乃至没有任何副作用,更为日后打下牢牢的基础。

“至于这第三嘛!”

朱胜男接过杨秀娥殷切递来的酒杯,浅笑道,“多半是一把玄兵!”

“怎么可能?”

有人惊呼出声,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众人多半都眉头紧皱,似乎想消化这几个惊人的消息。

不问可知,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让在场之人,多半都大为吃惊。

但若说哪一个最为珍贵,又说不出个高下。

首先,是那位传说中的老院长指点,实在太过缥缈,却又是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

其次,则是一颗能让四品武者突破三品的莲实,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最后的玄兵,更是可以传家的至宝!

“好,话就说这些!”

朱胜男拍了拍手,傲然道,“告诉他们,只要应届武子,能在接下来的比武中优胜者,第一可选择三件宝物,第二、第三两件,其余前十者,可选一件!”

话音未落,便有侍者下去传话。

很快,院中便传来一阵沸沸扬扬的说话声,显然是为此激动不已的武子们,在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很聪明的女人!”

陆川眼角余光,深深扫了朱胜男一眼,默默做出了判断,“此女多半是想通过这种方法,遴选出一部分追随者,甚至目标就是那考核前几的奖品。

再不济,也能收拢一批人心!”

至于最后考核优胜之人,是否愿意将演武院的奖励奉上,陆川是一点都不怀疑。

无论是胭脂虎的名号,还是朱胜男的修为,亦或者镇西王府的威势,都足以镇压一切不服!

没有这些人的暂住,就想保住那些珍宝,可能性很低。

哪怕,有演武院的保护。

毕竟,莫说总有外出的时候,每年在演武院内,重残乃至消失的武子,也不在少数。

正寻思间,数以百计的学子,已经有条不紊的分列成各个小组,开始捉对厮杀。

陆川早就看出,这场宴会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极有目的性。

并且,有专人在下面热场,引导着应届武子。

当然了,即便没有这些准备,光是主台上的宝物,就足够了。

就连胡涛、朱云峰等,一应老牌武子,此时也是眼热不已,恨不能以身相待,冲上去斗武一番。

于他们而言,胜出还在其次,宝物虽然珍贵,却远不如在这些权贵子弟面前露脸来的重要!

毕竟,即便是武者,也要吃饭生活。

若能傍上这些权贵子弟,不说以后吃喝不愁,至少只要有能力,绝对不缺修炼资源。

可惜的是,这场斗武注定与他们无缘。

毕竟,朱胜男的目标,是从这数百武子中,选出优胜者,来达到某种目的。

亦或者,就是冲之后的演武院招生考核!

虽然这些武子中,最高者,也不过是四品武者,论实力远不如陆川,他却看的津津有味。

与强者战斗,虽能有提升,可这些来自****的武子,各个都是名震一方的天才。

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

亦或者,所学都是颇有特点的家传武学,于他而言,正是积累经验的大好时机。

“陆兄不准备下场一试?”

韩擒虎突然开口,不无嘲讽道,“是了,陆兄今日如此大手笔,想来是看不上这些宝物的!”

“哎,韩兄此言差矣!”

陆川摇了摇头,淡淡道,“有韩兄这等年轻俊杰,军中虎贲在,岂有我献丑的份儿?”

韩擒虎俊脸登时就挂不住了。

遥想当初,他率众追杀陆川,最后落了个军覆没,自己兄妹都险些搭进去。

这话就是摆明了戳他痛处啊!

“大哥虽然不差,但想来陆兄应该更强才是!”

韩虞凤的补刀,瞬间让韩擒虎遭受暴击。

要不要胳膊肘往外拐啊?

“哦,陆兄比韩兄更强?”

李铭突然看了过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陆川道,“若我所料不差,韩兄应已是三品修为,那陆兄……”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