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墨和东篱并非盲目自信。

桓家兄弟与萧家兄妹一样,也是自幼便开始苦练骑射。

即便与老郡公麾下最优秀的骑兵相比,他们的骑术也丝毫不落下风。

京城附近的官道修得平整宽阔,沿途虽有不少车马行人,对二人的骑行却影响甚微。

在抵达桃林之前,萧姵与桓际几乎是齐头并进,难分高下。

阵阵花香袭来,深浅不一的粉色迅速占据了二人的视野。

两人一起拉住马,萧姵指着右前方笑道:“桓三哥,酒肆就在桃林深处,你还要接着比么?”

桓际举目远眺,花团锦簇间隐约可见一片房舍。

原来桃林主人在此间开店,目的是为了招待赏花踏青的游人,而非方便赶路的旅客用饭歇脚。

因此桃花酒肆虽不及城中酒楼那般讲究,但也不是路边随处可见的茶摊儿和小饭馆。

从此间去往酒肆,必然要穿过一大片桃林。

桓际瞬间便明白了萧姵的用意。

港风麻花辫美女头戴礼帽清冷眼神户外写真图片

在桃林中骑行,自是不能如方才在官道上那般飞驰。

如果说他们之前比的是速度,那么接下来比的就是驾驭马匹的技巧。

少年人好胜心极强,别说是一片桃林,就是上刀山下火海眼睛都不带眨的。

桓际朗声笑道:“小九可得快着些,来晚了佳酿就被三哥喝光了!”

萧姵也笑道:“醉不死你!”

二人同时打马进了桃林。

玩笑归玩笑,进了桃林后桓际还是丝毫不敢马虎。

然而,事情远非他想象中那般顺利。

萧姵比同龄的女孩子高出不少,但比起桓际,她的身形要小巧很多。

只见她在花树间闪转腾挪,马匹也十分配合地穿梭自如,不过半盏茶的工夫,桓际就被落下了一大截。

他的性子本就不够沉稳,眼见萧姵离自己越来越远,哪有不着急的。

相伴多年的坐骑与他心意相通,主人一慌乱,它也跟着四处乱窜。

一人一马好容易从桃林中挣扎而出,半壶桃花酿已经进了萧姵的肚子。

桓际纵身跃下马背,冲斜倚在草亭廊柱上享受佳酿的萧姵飞奔而去。

“小九,你太过分了!”

看清楚他的形容,萧姵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桓际随意扒了扒散乱的头发,气鼓鼓道:“好兄弟讲义气,就算哥哥技不如你,你也不能吃独食啊。

还不赶紧给我也来一壶,嗓子都冒烟了!”

萧姵把手里的另一只酒壶扔给他:“谁不讲义气了,先喝几口润一润。”

桓际一口气将酒壶里的桃花酿喝了个底朝天。

萧姵打趣道:“桓三哥,似你这样的喝法,老板娘该把咱们撵出去了!

桓际长出了一口气,正想分辩几句,就见酒肆里走出了一名红衣妇人。

妇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虽算不得十分美貌却极有风韵。

一见萧姵,她那双含笑的眼眸直接成了一条缝。

“九爷真会说笑,奴家巴不得您日日光临小店,怎会把您往外撵?”

萧姵笑道:“陶大娘子最近遇到了什么好事儿,我瞧着你越发年轻漂亮了。”

陶大娘子便是桃花酒肆的老板娘,是个极为泼辣能干的妇人。

不仅酿得好酒做得好菜,桃花酒肆虽是她丈夫名下的产业,这些年却是她一手经营。

听了萧姵的夸赞,她笑得越发开心。

简单打量了桓际一番后,她笑道:“九爷带朋友来捧场便是天大的好事,奴家一定用最好的酒菜招待。”

萧姵道:“我们今日一共十二人,你与我备两桌上等席面儿,另加十坛桃花酿,就摆在老地方。”

“九爷放心,奴家一定安排得妥妥当当。”陶大娘子点头应下,又问:“那您二位要不要先进屋歇一歇?”

萧姵道:“不必如此麻烦,其他人说话就到了,让人打些水来与我们二人净手就行。”

陶大娘子唤来两名十岁左右的小子。

“桃根去把两位爷的马拴好,桃枝去打水。”

安排妥当后她福了福身,自去忙碌不提。

桓际也是见过世面的,可陶大娘子这样能说会道的女掌柜他没见过几个,萧姵这样豪爽的女客更是生平仅见。

简单梳洗了一番,桃枝退了下去。

两人在草亭中的凳子上坐下,桓际摸了摸脸上被树枝刮到的伤口:“小九,帮我看看严不严重?”

萧姵道:“一点小伤而已,不过日就好了,桓三哥不必介怀。”

桓际忙解释道:“我不是在意这个,新卫很快就要组建了,带着这样的伤容易被人误解。”

萧姵噗哧笑道:“怕人家以为你的脸被猫抓了?还是……被姑娘抓了?”

桓际恼了:“再胡乱开玩笑我可要生气了!”

萧姵做了个鬼脸:“为这点事儿就生气,你也好意思啊?”

“小九,你可真够厉害的。”桓际咧了咧嘴。

“你指的是骑术还是嘴皮子?”

桓际讪笑道:“这个……”

萧姵眼皮一翻:“那我问你,你和桓二哥谁更厉害?”

桓际毫不犹豫道:“当然是我哥厉害,你别看我们俩一般大,从小不管学什么我哥都是又快又好,我比他差远了。”

萧姵追问道:“那你觉得他厉害还是我厉害?”

桓际当然想说自家哥哥更厉害,可眼前这个男装少女究竟有多厉害,他真是一点谱儿都没有。

他嘿嘿笑道:“等咱们都入了新卫,你和我哥各自带领一个小队,比试的机会多得很。”

萧姵点点头:“那倒也是,久闻桓家刀法天下无双,桓二哥的刀法一定非常不错,届时我一定要好生讨教。”

桓际有些好奇:“小九,你们萧家的枪法也很出名,你为何偏爱刀法?”

萧姵道:“长枪用起来有些费劲儿,我是个女孩子嘛,气力总是欠缺一些。

其实我最喜欢用的是双刀,可惜没有好的师傅,也没有趁手的兵器。”

桓际抿了抿嘴,显得十分犹豫。

女子的气力的确不能与男子相比,所以女将基本都喜欢用双刀。

可萧家小九是能打赢曹锟的人,她真的会存在气力不足的问题?

而且,世人皆知桓家刀法是一绝,却无人知晓桓家最擅长的其实是双刀。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