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两族乃是上古妖中仙族,威势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

镇南王敖丙和凤族族长凤舞的大婚。

龙王敖凡甚至将整个东海都染成了喜庆的红色。

绵延整个东海的万里红霞,都是龙力凝结而成。

天下都为之震动不已,感叹于龙王敖凡的威势和强大。

“这龙王敖凡当真是将自己的亲弟弟宠到了极致,一出手就是两件先天灵宝,就是那染红东海的龙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玉虚宫内,慈航真人有些感慨的说道,话音刚落,便让对面坐着的太乙真人脸色难看起来。

“哼,敖丙是人家亲弟弟,不宠人家,难不成宠咱们阐教的门人不成?”

听到太乙真人说话口无遮拦,坐在上首的南极仙翁眉头一皱,开口说道:“慎言!”

话音刚落便是一道威压朝着太乙真人压了过去,南极仙翁鲜少动怒,但是今次这太乙真人说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都是同门师兄弟,他这是跟谁置气?

申公豹一事,已经让阐教内部颇为被动,通天教主在龙宫蟠桃会上,当着众人的面驳了阐教的面子,便是因为此事。

何静晒拍纯真美颜

而究其原因,大部分的责任都要这太乙真人来背。

想到这里,南极仙翁便看向了那依旧空着的蒲团,眼神之中满是凝重。

“黄龙呢?”

听到南极仙翁开口询问黄龙真人的下落,众人顿时就是一愣,随后下意识的看向了还生着闷气的太乙真人。

这黄龙真人不在这里的事情,还是问问太乙真人比较好,毕竟两人现如今是由你没他的状态。

“都看我做什么!?”

太乙真人冷哼一声,随后将目光落在那黄龙真人的蒲团之上,开口说道:“他黄龙真人自从镇海龙宫回来之后,就一直躲着不见人,谁知道他是不是在镇海龙宫那里”话未说完,太乙真人便是浑身一僵,瞬间止住了自己的话头,低着脑袋不在说话。

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幅不服气的样子南极仙翁冷冷的看了一眼太乙真人,心中也有些恼怒。

十二金仙同气连枝,这太乙真人却一直迁怒黄龙真人,致师尊与何地?

难不成真要让阐教贻笑大方才算完?

“今日课业你等自己修行,我去麻姑洞看看。”

南极先翁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

随后起身走出玉虚宫大殿,朝着麻姑洞疾驰而去。

二仙山麻姑洞黄龙真人此时脸色微红,眼神也显得有些迷离。

手臂高高举起,端详着手中那洁白如玉的酒杯。

迷离的眼神之中有一丝沉醉,嘴角都不自觉的勾起,露出一丝笑容。

“好东西啊,我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

将手中空空如也的酒杯放下之后,黄龙真人拿起手中的酒壶为自己满上了一杯酒之后,一饮而尽。

随后打了个酒咯,顿时整个洞府之内都满是酒味。

这场面可从未出现在过麻姑洞中。

“龙王果真是手中有不少的好东西,这酒倒是不错。”

此时黄龙真人品尝的正是龙王敖凡回赠各家的龙宫佳酿,据说是用那镇西龙宫之中的仙桃所酿的果子酒。

这等奇品佳酿虽然比不上直接吃仙桃,但也不差。

算起来黄龙真人这也算是自己的一场机缘,毕竟这东西也有增加法力的作用。

南极仙人刚刚赶到麻姑山,单手放在洞府的大门之上,只一瞬间就轻而易举的将大门打开。

南极仙翁刚刚走进洞府,一股浓郁的酒气便扑面而来,即便是这酒气之中灵气淤积,依旧让难南极仙翁脸色一沉。

“好你个黄龙,今日宫中宣讲的大日子,诸位师兄弟都在宫中学习,你倒是好居然在此处喝酒!?”

南极仙翁寒声说道,随后眼神落在了醉醺醺的黄龙真人身上,眼中寒气肆意。

“哦?

是师兄来了?”

黄龙真人眼神迷离的朝着洞府门口扫了一眼,见是南极仙翁来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随后开口说道。

“黄龙!你到底要做什么!?”

南极仙翁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黄龙真人,随后眼神落在那酒坛之上,只见一道硕大的龙纹正刻在酒坛上面,龙气也是异常的浓重,显然是镇海龙宫才有的东西。

当下南极仙翁心中恼怒不已,这黄龙真人居然在洞中喝镇海龙宫的酒,喝到连今日要宣讲大课的事情都忘了。

脸色一沉,南极仙翁便打算上前唤醒黄龙真人。

手刚刚搭在黄龙举着酒杯的手腕上。

便看到那黄龙真人手轻轻一抖,轻而易举的就将南极仙翁的手松开。

南极仙翁见状顿时就是一愣,还没有想明白黄龙真人是如何做到的,便听到黄龙真人带着醉意笑着说道:“师兄,着急做什么,不过是一次大课而已,太乙在那里,师弟如果再过去,是打架还是听讲?”

说着,只见黄龙真人袖袍一甩,石桌上凭空出现一个和自己手中一模一样的酒杯,面带笑意的说道:“师兄请坐,这龙宫佳酿属实不错,你来了就在此处喝上几杯!”

话音落下,那酒坛自己飘了起来,为南极仙翁斟满了酒。

南极仙翁见状顿时脸色一沉,几次想要动手,但还是忍了下来。

将那酒杯推开,怒道:“黄龙!你到底要做什么!?

太乙不过是口不择言说了几句而已,你至于这么记着?”

见南极仙翁将酒杯推开,黄龙真人微微一愣。

随后笑了笑,将自己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开口说道:“口不择言说了几句?

师兄,怕是你来之前的,这太乙还在宫中编排我吧。”

南极仙翁闻言顿时就是一滞,随后说道:“同门师兄弟,有些矛盾也算正常,你为何一直斤斤计较此事?”

“我不计较,只不过是龙宫之行有所感悟罢了。”

将酒杯续满,黄龙真人看了一眼南极仙翁,“龙王从未将我当异类看过,即便我是阐教门人。”

话音刚落,南极仙翁一脸愕然的看着黄龙真人,像是不认识对方一样,眉头微微皱起,看着黄龙真人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师兄,你不会连话都听不懂了吧?”

黄龙真人看着南极仙翁一脸冷笑的说道。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