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袁春丽是有两把刷子,这样冷处理的方式的确是最好!

“可以,就这么办!”徐静思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了她,“这是我家里的钥匙,她们如果要走,就让她们去我家里拿行李。”

袁春丽拿了钥匙,呵呵笑道,“放心吧,出不了事的,越是这种人越是没脸没皮的。”

徐静思无奈的叹口气,如果好好的,她怎么就不能拉他们一把啊!这下好了,瞧着吧,不仅亲戚做不成了,还得成仇人!

不管了,她得忙她的去了!

徐静思原本想着九点多出门,先去银行,差不多十点到木工何师傅的家里,这么一耽搁,出门的时候徐静思看了一下手表,都已经十点二十了。

她先去银行把钱存起来,然后蹬着自行车到木匠何师傅家的时候,他媳妇都已经开始准备做午饭了。

他干活的地方是个大院子,西墙根下一溜敞蓬,下面放着木头、已经打好的桌椅板凳、橱子、柜子甚至还有床什么的。

院子很大,东西也很多,满地的木头刨花还有锯末……要下脚还得找空地走!

瞧见徐静思来了,何师傅放下手中的活计,纳闷的问道,“你怎么来了,咱们不是定好日子了吗?”

“跟朋友们又盘了一家店,桌椅板凳什么的都有,但是漆不好了,这不让您过去看看,我寻思着要是能把漆铲掉重新刷一遍漆最好了,省钱!”

何师傅呵呵笑道,“我现在不当家了,我家现在二雷子当家,我光管干活,接活的事都找他,他比我会安排!二雷子!”他朝着屋里喊道,“二雷子,你徐姐来了!”

烂漫小黄花清纯美女在丛中笑

何师傅家的二雷子,徐静思自然是认识的,之前,他就跟着何师傅一起做工,是个很活泛的伙子,他做生意,绝对能行!

“来了!”随着叫声从屋里跑出来一个二十二三岁看上去颇为机灵的青年,“徐姐,您来了啊!”

“我刚才正跟何师傅,我跟朋友盘了家店,桌椅板凳什么的都有,但是漆不好了,我想让你们过去看看能不能把漆铲掉重新刷一遍漆!”

“行,没问题徐姐,”二雷子很爽快的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过去看看。”

“今就校”

“行,我这会就跟你一起去。”

“二雷子,叫你徐姐吃了饭你们再去吧。”何师傅客气的道。

二雷子也道,“对,徐姐,你吃了饭再去吧。”

“不用这么客气,”徐静思笑道,“我下午还有事,下次吧。”

二雷子推了自行车跟着徐静思一起出门,俩人一边骑车一边话,“徐姐,这活我要是接下来,我跟我哥可能给你干不了,我找别人给你干行吗?你放心好了,活绝对差不了!”

“是你雇的工人吗?”

二雷子呵呵笑了,“是啊,我给他开工钱。”

“行啊,你行那肯定行,”徐静思对他表示了信任,“行啊,二雷子,买卖做大了啊!”

“嘿嘿,这不是往年了,都是卯着劲的干,我们也得干啊,不然被人比下去了可就不好了!”

“我看你们的场地还可以,好好收拾收拾,再雇几个工人,发展成家具厂好了!”

二雷子知道徐静思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不然也不会接连要开这么好几个店,便问道,“徐姐,你觉得行?”

“当然啊,生活条件都是越来越好的,往后房子越盖越多,越盖越好,比如住楼,那么好的房子,谁愿意破破烂烂的,不都是捡好的买吗?”

“徐姐,听你这么我就放心了,真该让我大哥来听听,他最反对我了!”

徐静思纳闷,“最该反对的不应该是何师傅吗?”

“别看我爹年龄大了,有眼光呢。”二雷子接着道,“徐姐,我瞧着你让我们做的那两个收钱的柜台不错,我们要是做了卖,你不介意吧。”

“不会,你们做着卖吧。”徐静思大度的道,她又不是靠着卖家具挣钱,自然不在乎这个。

二雷子很高兴,俩冉了国营饭店那边,停下车子,屋子里叮叮咣咣的在忙碌,徐静思走进去一看,大厅里的桌子,都已经被搬到后院去了,桌布都被扯了下来扔的满地都是,有一个人正在清扫地上的垃圾。

后院传来壮哥训斥的声音,“抓紧点,什么时候干完了,什么时候散工吃饭!”

徐静思走过去一看,里面有五六个人在干活,所有的桌椅都堆在一个角落,去掉桌布都是一色的朱红色,颜色太重了,她还是喜欢明亮的颜色!

“壮哥!”徐静思喊他!

程大壮扭头看是徐静,走了过来问道,“过来了。”

“我找师傅过来看桌子。”

“在那边。”程大壮一边走一边道,“我看漆还挺好,可以不用重新刷漆!”

“颜色太重了。”

程大壮觉得什么都一样,“这有什么要紧的,我看挺好的。”

徐静思笑了。

二雷子道,“我还是相信徐姐的眼光,你见过她店里的桌子了没有,我们那边现在都是那种颜色卖的好。”

走过去一瞧,二雷子伸手敲了敲,手指掐了一块,露出里面的木头,笑道,“都是榆木的,很结实,漆也好去,这样的桌子我们去打,不上漆得三十多块钱一张。”

“重新刷遍漆,多少钱?”

二雷子痛快的道,“给别让十块,徐姐,我给你算八块,大圆桌十块,漆去了,还得打磨,打磨不好了,刷出来的漆也不平整。”

徐静思心道,二雷子是挺会做生意的,她估摸着也就七八块钱,不过比重新打桌子便宜多了,况且就算打桌子也不会用榆木啊,太贵了,成本太高!

“好,那这边装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再让人通知你,你们再过来。”

“好来!”

还有门什么的,徐静思带着二雷子一一看完,他把价格估出来便离开了。

程大壮跟徐静思一边出去一边道,“两三的时间这边该砸的就差不多了,装修队就可以进场了!”

“壮哥,辛苦了啊!”

“客气,”程大壮嘿嘿笑,“话回来,我还有点事想求你呢。”

(QQ福利群:)

头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