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后,一帮人推着车进到包厢内,送洋酒和各种食物来了。

既有穿着单薄的公主,也有年纪轻轻的服务生,十多个男女站成排,举行个简单的开酒仪式,毕竟客人点了这么贵的酒,自然要享受最优质的服务。

这些人齐声说道:“欢迎最尊贵的客人光临盛世辉煌ktv,祝您一帆风顺,财源广进,心想事成,吉祥如意……”其中一位最漂亮的公主穿着纱裙,曼妙身躯若隐若现,先拿起雪白的毛巾,从冰桶里取出路易斯十三,姿势优雅的用海马刀开酒,随着砰的轻响声传出,带有一丝清凉的

酒香弥漫。

悠扬的乐曲声传出,后面那些公主翩翩起舞,玲珑身段扭动着,简直妙不可言。

这阵势让人眼前一亮,觉得相当排场,毫无疑问,无论任何娱乐场所,你舍得花钱就是大爷,就是皇上!

林阳接过高脚杯端在手中,身边美女环绕,并未有丝毫拘谨,淡然看着那些公主跳舞,以及服务生羡慕且敬畏的眼神,举手投足间流露出高贵气息。

长长的拐角沙发上,林阳居中而坐,左右是七仙女组合成员,犹如众星拱月,那叫一个潇洒,俨然豪门阔少的派头。

相比较之下,方涛坐在拐角的那边,身影孤零零的,倒是端着一杯路易十三,借光饮着价格昂贵的洋酒,然而喝在口中并无半点醇香,而是一种苦涩,很不是滋味。

本以为能够接近梦中女神,现在看来想多了,那些美女眼里只有林阳的存在,完把他忽略了,就当他不存在似的。

生平还是第一次,方涛遭受如此冷落,再留下也没什么意义,便悄然起身离去,犹如飘荡的幽灵,没人在意。

一帮靓女情绪高涨,争抢着要唱歌,麦克风被苏伊云握在手里,大展歌喉,演唱了一首“左手指月,”相当有实力,毕竟这首歌很难唱,需要一定的技巧。

美艳女生像花儿一样的灿烂

唱完以后,苏伊云用手向林阳一指,笑靥如花的叫道:“林阳,你就是我心里的月亮,高高的悬挂在空中,我想够却够不到!”

然后,张开雪藕般的双臂扑过来,给了林阳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么的实诚,完不掺假啊!

大美女投怀送抱,这感觉如此惬意,让林阳脸红心跳,很不适应。

周围传来尖叫声,气氛更加热烈。

紧接着,安夜蓉唱了一首“新贵妃醉酒,”并且扭动着曼妙身躯婆娑起舞,歌声悦耳动听,造型更是美到极致。

那些公主都惊呆了,这些女客人不光长得漂亮,而且实力出众,开场就让人觉得惊艳,如同专业演唱会,听她们唱歌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这边嗨爆场,歌声悠扬,隔壁包厢却是一片冷清,形成鲜明对比,犹如冰火两重天。

看到方涛灰溜溜的归来,纪晓梅忙问,“最后怎么弄的,手表和车钥匙呢?”

提起这个茬,方涛就是一肚子怒火,尤其觉得女友跟那些美女相比差得远了,加之玩腻了,如今正在气头上,难免态度恶劣。

“还问个屁,当然都给姓林的那个混蛋了。”

遭受男友呵斥,纪晓梅当即黑了脸,却不敢还嘴,气恼的叫着,“林阳这个畜生,还真敢要啊,我这就给江婉菱打电话,让她管好自己男人。”方涛心中一动,这也是超级大美女啊,姓林的,你给本少爷等着,我非把你老婆搞到手不可,给你戴上一顶绿帽子。他点了下头,“这倒是个法子,让她过来吧,看怎么处

理。”

纪晓梅不敢怠慢,抓紧时间打了电话,只是说林阳惹祸了,让江婉菱赶紧过来一趟,便挂断了。

江婉菱正在公司加班呢,接到了闺蜜电话,俏脸笼罩着冰霜,暗自恼火,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个老公,太不让人省心了,到处惹是生非。

可是,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男人,不能置之不顾啊!二十多分钟后,江婉菱开车来到ktv,出现在纪晓梅所在的包厢内。即便穿着款式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西裤,也遮掩不住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尤其那张绝美脸庞,足以令在

场的女子黯然失色。

看到她,无论方涛还是赵远博,或者别的男人,眼里都泛出光亮,简直看不够。

“婉菱……”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纪晓梅起身扑过去,把闺蜜抱住了,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委屈的哽咽着。

“晓梅,你怎么啦,别这个样子,哭什么呀?”江婉菱一阵心疼,轻抚着对方肩膀,柔声安慰。“还不是你家林阳,非说打赌赢了,把我男朋友的手表和车钥匙都抢走了,弄得方涛跟我生气了,说我认识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他才会吃大亏,你要帮我啊。”纪晓梅哭诉

道。

无疑,这女人演了场悲情戏,知道婉菱心地善良,才用这个方法,想让闺蜜出面把东西要回来。江婉菱一听,心里明镜似的,别看林阳没什么本事,但是眼里不揉沙子,当天打赌她也在场啊,说的很清楚,愿赌服输,如今方涛输了不情愿,所以纪晓梅把她找来了,

想要拿回手表和豪车。

她面露为难之色,“恐怕不好办啊,林阳性格执拗,况且当初讲好了,无论输赢都不得反悔。”

纪晓梅猛然抬头,脸上一颗泪珠都没有,气道:“有什么呀,就是朋友之间的玩笑,怎么能当真呢,假如方涛赢了,肯定也不会要林阳的腕表,谁会那样做啊。”方涛故作大度的说道:“那当然了,你和婉菱是闺蜜,好姐妹,我和林阳就应该相处的如同兄弟,当时就是为了调剂气氛,所以那么一说,我赢了肯定不会当真,可是你老

公,唉,估计也没见过这么值钱的豪车,竟然毫不客气。”

“可不是嘛,大家在一起处的是感情,谁能把打赌当回事啊,林阳真是没见过钱,还带领一帮人专门过来抢,丢死人了。”张茜帮腔道。

赵远博等人也在旁边数落林阳的不是,一个劲的贬低,满脸不屑的样子。江婉菱听在耳中,不由得脸红,觉得林阳的格局确实太小了,假如敞亮些当个玩笑,岂不是被人尊敬,能够收获众人的友谊,真是目光短浅,没有大出息。

头像

Tags: